午夜福利1000集福利92

您的位置: 首頁 > 東海資訊 > 財經要聞 > 正文

2020年證券期貨監管工作會議前瞻:易會滿資本“深改”路線如何落地?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時間:2020-01-15

多位人士表示,希望監管工作會議能傳遞出兩個信號,一是資本市場深改在2020年明確會持續推進,政策不會出現搖擺,另一方面是希望監管層不要丟失對市場的敬畏。

 

  2020年的農曆春節比以往來得要早一些,一行兩會定調全年工作的監管工作會議都擠在了1月中旬的兩周時間裏,截至1月14日,人民銀行和銀保監會先後召開了監管工作會議。

 

  21世紀經濟報道记者了解到,2020年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也将在本周(2020年1月第三周)召开。

 

  市場對本次會議高度關注。一方面2020年是資本市場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堅年,很多重要的基礎政策建設要在這一年形成。另一方面,這也是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執掌證監會以來的首個監管工作會議,會議上所探討和決定的監管方向,對資本市場全面深化改革的推進將有重大影響。

 

  深改攻堅年

 

  回顧2019年資本市場,對未來資本市場改革産生最大影響的莫過于“深改12條”的推出。

 

  于2019年初走馬上任的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調研考察和研究了半年多時間後繪制的改革路線圖,對今後3至5年的資本市場運行發展將會帶來巨大影響,而2020年是資本市場深化改革的攻堅之年,這一年中改革政策的落地和執行情況將決定深改推進的成色。

 

  对于改革的推进,记者和部分市场人士进行了交流。多位人士表示,希望監管工作會議能傳遞出兩個信號,一是資本市場深改在2020年明確會持續推進,政策不會出現搖擺,另一方面是希望監管層不要丟失對市場的敬畏。

 

  “易主席在2019年春節前上任,因此2019年已經經曆了一個完整的改革年。最深的感受是資本市場進入了一個新的監管周期,很多重磅改革都在這一年裏落地了,因此對2020年深改的期望是可以保持改革的定力,不要因爲某些因素就停擺或者政策再次掉頭。”北京一家大型公募基金公司投資總監告訴記者。

 

  深改的推進一方面是政策和法律供給加大,另一方面則是“拆彈”:有關資本市場風險處置工作的部署也是會議的重頭戲。

 

  事實上,歲末年初之際,證監會已聯合其他部門開展了多項風險處置的籌備工作。例如針對近年來債券違約事件的高發,最高人民法院會同證監會以及其他部門,圍繞債券糾紛案件的訴訟主體資格、受理、管轄與訴訟方式,以及發行人和中介機構責任等問題,制定了《全國法院審理債券糾紛案件座談會紀要》征求意見稿,2020年正式實施。

 

  同時,央行、發改委和證監會聯合起草的《關于公司信用類債券違約處置有關事宜的通知(征求意見稿)》,也已公開征求意見。

 

  此前證監會傳達學習貫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時也提到,要按照“穩定大局、統籌協調、分類施策、精准拆彈”的原則,強化對股票質押、債券違約、私募基金等重點領域風險的防範化解,努力維護資本市場平穩運行,堅決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

 

  “風險也是市場的要素之一,改革的過程中更加不能忽視對風險的管理。這幾年由于各類風險事件持續爆發,監管層對風險事件的處置越來越重視,應對也由救火到提前發現隱患。從各方面看,2020年風險事件不會少,因此我認爲風險管理也會是這一次監管工作會議的重點。”澤浩投資合夥人曹剛表示。

 

  哪些重磅政策將落地

 

  除了政策大方向外,市場也關心監管工作會議上是否會提到具體政策的落地。

 

  回顧2019年,落地的重磅改革一直在解決兩方面的問題,一個是融資端的改革,也就是通過各種方式和政策讓企業可以更好地在資本市場融資,提升全市場直接融資比例,另一方面則是提升上市公司質量。

 

  而在此前的2016年初年到2018年底的監管周期中,除了對融資端的收緊外,在資金出口端也進行了相應的收緊。

 

  2017年5月,證監會發布了《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的若幹規定》(下稱“減持新規”),限制了減持比例和減持時間,通過拉長時間的方式來減緩重要股東減持對市場的沖擊。

 

  這一次減持規則的修訂被市場稱爲是史上最嚴格的減持規定,在減持新規疊加其他政策收緊的情況下,機構資金的退出周期大大拉長。

 

  2018年底由股市持續下跌和股權質押風險爆發引發的政策轉向中,市場一直都在期待減持規則可以進行適度優化,而易會滿在上任後前幾次公開亮相的場合也都提到了會適度優化相關政策。

 

  記者了解到,2019年證監會層面確實在研究修訂減持新規,但始終沒有形成具體的文件並且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因此減持新規的變化是繼重大資産重組,再融資等規則之後市場最爲關注的需要優化落地的政策。

 

  對于減持新規優化的方向,記者從接近監管層的機構人士處了解到:“監管層的顧慮是,研究如何在不對二級市場産生沖擊的前提下進行規則的適度優化。但優化又是非常急迫的,目前來看未來政策會做差異化的監管,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監高的減持依舊會嚴格限制,但會適度放松參與再融資、IPO前投資的創投基金,私募基金及社保基金的限制,提升資金入市積極性,形成資本市場資金的良好循環。”

 

  除了減持規則外,2019年有預期但未能落地的另一項重要改革便是注冊制試點的進一步推廣,也就是深交所創業板的注冊制改革。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創業板注冊制改革條件已經是“板上釘釘”,各方面環境成熟。

 

  首先在國務院注冊制改革授權到期之前,證券法修訂已完成,在上位法層面確立了全面推行注冊制改革的預期。其次,科創板平穩運行多日,諸多經驗已經成熟且可以借鑒。而就在1月14日,廣東省省長馬興瑞在作該省政府工作報告時也表示,支持深交所創業板注冊制改革。

 

  “想必此次證監會召開的證券期貨監管工作會議上,如何推進創業板注冊制改革落地將是證監系統內要重點討論的議題之一。”華南地區一家中型券商投行部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上一篇:持续防范化解风险、缓解融资难、房住不炒 银保监会定调今年九项重点工作 下一篇:个人养老金制度全国落地进入倒计时 金融机构加速圈地个人养老万亿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