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福利1000集福利92

您的位置: 首頁 > 東海資訊 > 財經要聞 > 正文

新興市場資本流出量超08年,外資逆勢增持中國債券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時間:2020-04-08

3月全球金融市場驚現美元荒,令新興市場資本流出壓力驟然升級。

4月7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KristalinaGeorgieva稱,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約900億美元已流出新興市場,遠遠高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資本外流量。

“因此我們必須重點關注這些國家,特別是其中最薄弱的國家。”她表示。

記者注意到,盡管IMF准備動用1萬億美元貸款能力幫助成員國應對疫情沖擊,但它未必能有效抵禦新興市場正遭遇的日益嚴峻的資本流出壓力。

國際金融協會(IIF)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以往每次金融危機爆發伊始,從新興市場流出的資金都沒有超過250億美元。但這次疫情爆發以來,投資者持有的逾925億美元資金已從新興市場流出。若疫情遲遲得不到有效控制,資本流出新興市場的規模還將快速增加。

“目前,新兴市场国家之所以遭遇前所未有的资本流出压力,一方面是全球经济停摆导致其外贸收入大幅缩水,另一方面是金融机构担心这些国家资本流动性可能遭遇突然枯竭。”对冲基金PGIM策略分析师Nathan Sheets向记者分析说。

值得注意的是,作爲全球最大的新興市場國家,中國似乎獨善其身。

數據統計顯示,盡管3月份A股市場北向資金淨流出678.7億元,創下自2014年滬港通開通以來單月淨流出之最,但在3月份環比淨增持62.17億元人民幣債券後,海外資本一季度累計加倉人民幣債券808.44億元,有效對沖了3月A股資本流出壓力。

“考虑到股市资金进出相对频繁,我们更愿将海外资本增持人民币债券规模,作为全球资本对人民币债券青睐度增减的重要参考指标。”Nathan Sheets向记者坦言。

新興市場資本持續流出

盡管疫情爆發以來新興市場資本流出量達到900億美元,但這個數字仍會持續走高。

国际金融协会经济学家Jonathan Fortun表示,相比过往的全球金融危机,此次疫情扩散引发的新兴市场资本流出速度更快更猛。究其原因,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停摆,对新兴市场经济衰退压力似乎更大——尤其是发达国家经济停摆导致需求大幅下滑,正令新兴市场商品出口,供应链运转,大宗商品价格下滑构成巨大冲击,其结果是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股市汇率跌幅不亚于西方发达国家。

MSCI數據顯示,在扣除中國股市與人民幣彙率後,一季度新興市場股票指數大跌約31%,較歐美股市平均21%跌幅更高。過去三個月,巴西、南非、俄羅斯與墨西哥貨幣兌美元彙率跌幅均超過20%。

在Jonathan Fortun看来,这也是此次新兴市场资本外流形势如此严峻的主要原因之一。一直以来,新兴市场都被欧美资本视为获取高收益的主要来源,如今疫情扩散导致新兴市场投资收益骤降,但风险居高不下,欧美资本能做的,只有大举撤离避险。

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估算,若疫情在二季度仍得不到控制,新兴市场资本流出规模将很快突破2000亿美元。究其原因,新兴市场国家对外债的依赖度不亚于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前,随着它们跟随美联储大幅降息导致利差优势骤然缩水,加之汇率大跌导致资产估值下跌,势必引发更剧烈的资本外流压力,导致这些国家可能缺乏足够外汇储备应对巨额外债本息兑付。

記者注意到,由于外債兌付壓力巨大且本國經濟萎縮與大宗商品出口驟降(導致外彙收入下滑),目前墨西哥與南非的國家信用評級已被下調,導致他們償付外債成本進一步上升,整個外債兌付風險隨之加劇。

摩根大通分析师Nora Szentivanyi发布最新报告指出,如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应以宽松的条件,加大对濒危成员国的美元信贷供应。其中包括首次需要IMF援助的南非,以及正在寻求外债重组以避免违约风波的厄瓜多尔与赞比亚等新兴市场国家。

“若越來越多新興市場國家仍執意通過大幅跟隨降息與默許貨幣大幅貶值提振經濟表現,那麽尋求IMF美元頭寸救助的國家還會持續增加。”他指出。目前,如何讓降息與默許彙率下跌措施既能起到刺激經濟作用,又不會危及本國宏觀經濟與外彙儲備穩定,正成爲很多新興市場國家央行官員相當棘手的政策挑戰。

中國何以獨善其身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新興市場國家普遍遭遇資金流出潮,中國似乎獨善其身。

4月7日,央行發布最新數據顯示,中國3月末外彙儲備報3.0606萬億美元,較年初下降473億美元,降幅爲1.5%。

記者多方了解到,此次外彙儲備之所以較年初下滑1.5%,主要是受到近期美元走強、非美貨幣大跌、全球金融市場資産估值劇烈波動所導致的估值變化影響,目前中國外彙供求關系依然平穩,未見資本大舉流出迹象。比如3月A股淨流出的北向資金盡管達到678.7億元,但今年一季度海外資本淨加倉的人民幣債券達到808.44億元,足以抵禦3月A股資金流出壓力。

這背後,是近期中國與其他國家貨幣政策出現分化,令人民幣資産更具彙率穩定與利差收益增強等優勢。具體而言,與3月衆多國家央行跟隨美聯儲大幅降息形成鮮明反差的是,中國央行沒有調降基准利率,令人民幣債券的利差優勢得到持續擴大。數據顯示,截至4月7日20時,中美利差(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之差)達到約177個基點,較年初增加約50個基點。

此外,在美元荒沖擊下,3月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僅僅小幅下跌1.5%,遠遠低于巴西、俄羅斯、墨西哥等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彙率動辄逾20%的跌幅,令人民幣資産的彙率風險驟降。

一位香港銀行外彙交易員向記者坦言,盡管3月中旬美元荒爆發期間,部分海外資本不得不抛售部分人民幣資産籌集美元頭寸“救急”,但他們主要抛售A股頭寸。相比而言,利差優勢與彙率穩定反而令他們逆勢超配人民幣債券。如今隨著美元荒狀況好轉,3月下旬以來這些海外資本開始回補A股頭寸同時,又擇機增加人民幣政策類金融債與國債頭寸以鎖定相對穩定的無風險利差收益。

一位歐洲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則向記者直言,隨著衆多新興市場國家資本流出壓力未減,他們正考慮進一步提高人民幣資産在新興市場投資組合的權重,作爲重要的避險底層資産超配。究其原因,充足的外彙儲備,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經濟基本面率先複蘇,人民幣彙率相對平穩波動,大幅降息預期驟降等因素,都令人民幣資産在未來一段時間具備較高的安全性與收益性。

来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上一篇:強平!瑞幸咖啡董事長“涼了”,37億質押爆倉!股價又崩20%